〓【备用·网址:KY2223.COM】【豪利777-官网首页/最新线路入口】【那些人生遭遇的难,都变成了我们的勇敢】【你送的鸢尾花早已经枯了,你教的那首歌我学会弹了。】
尼斯恐袭 载重19吨卡车Z字形轧过

尼斯恐袭 载重19吨卡车Z字形轧过

几乎一致地,法国媒体都用“恐怖”(L’horreur)作为报纸的头版标题,配图是一辆布满弹孔和撞击痕迹的白色卡车。

7月14日,法国国庆日的晚上,这辆载重19吨的卡车,以Z字形路线疯狂轧过英国人漫步大道。

这是法国南部城市尼斯最著名的道路,一侧连接着沙滩。当晚,数以万计的游客和尼斯人聚集在沙滩边,观赏国庆日的烟火表演。

卡车在人群中加速行驶,一路冲撞碾轧。尖叫声、哭喊声、撞击声、枪声代替了节日欢呼、庆祝的声音。

中国游客唐璐坐在英国人漫步大道一家米其林餐厅,正享用一顿正宗的法餐,窗外闪烁着烟火。

她脚下的土地,位于地中海北岸,法兰西东南角。这座叫尼斯的小城,拥有安静的老城与碎石海滩。每年7月14日国庆日,城内都会有盛大的音乐会和烟火秀,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唐璐和丈夫当天傍晚才到尼斯,放下行李,直接去看阅兵巡演。她介绍,表演非常“接地气”,现场有气垫船、皮划艇、油罐车,一个穿白裙子的小女孩在阅兵队伍旁边跳舞。“让我感觉到法国人崇尚的浪漫和自由。”

22时,烟火表演正式开始。三小时的法餐,唐璐的丈夫有些按捺不住了,她答应吃完最后一道甜品就出去看烟火。

突然,唐璐隔着窗户看到,街上的人群开始疯跑,空气中有淡淡的烟火味。“所有人都疯了一样朝一个方向跑,跟美国灾难片一样。”

留学生余熠是逃亡人群中的一个。几天前,她专程为这场烟火秀而来。拍下烟火绽放的一刹那,她还跟身边人开玩笑说,如果发朋友圈的话,要配上“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”。

她看到,靠海一侧,密密麻麻站满了人。此时,她身后100米的位置,人群开始骚动,紧接着呈辐射状,惊叫着四散奔逃。

在混乱的人群中,余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听到枪声后,她以为自己遇上了枪击事件。

唐璐隔着窗户目击了这场大逃亡。她有些后怕,“真的是和死亡擦肩而过,就在一门之隔,如果不是法国菜上得巨慢,我们早就出去了。”

中国深圳的郑晓(化名)原本想跑回酒店,途中一家比萨店老板招呼,她便躲了进去。

郑晓回忆,刚进去时,比萨店只有不到10个人,很快,越来越多的人涌入,连卫生间和储物间都挤满了。

唐璐看到有人想跑出餐厅逃命,不过餐厅工作人员把所有人叫住——“Stay here”,人们只好待在餐厅。

“我有点心慌,感到心脏跳得很快”,唐璐说,她从几个不同的人口中得知了事件经过:在距离一百米不到的地方,一辆卡车冲撞、碾轧人群。

事发时,《尼斯晨报》的记者Damien Allemand先是听到响声和人们的尖叫。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点燃了烟火。”

几秒钟之后,他看到一辆巨大的白色卡车从身前几米处驶过去,飞速地撞向人最多的地方。

当地人Pierre Roux从公寓目击了全过程。他起初以为这辆卡车只是失去了控制。但他很快发现,车灯没有打开,也没有鸣喇叭警示。“在行车路线上的人,几乎没有机会逃生。”

一位目击者称,白色卡车开始开得很慢,车后有辆摩托车在追赶,摩托车主试图打开卡车司机一侧的门,但摔了下去被卡车轧过。这时卡车司机开始加速——目测有50千米/小时的速度,并以Z字形行进——为了撞到更多在道路两侧奔逃的人们。约15到20秒后,枪声响起。

“人们像被击中的保龄球瓶一样一片片倒下,那惨叫声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” Damien说。

由于过度紧张,他僵在原地无法动弹。他的身后,英国人漫步大道上躺着数十具尸体,“到处都是死亡”。

卡车驶远后,人群开始给伤者送水,给那些没有希望存活的人盖上毛巾。Damien想去帮忙,想去做些什么,但他还是僵在原地,无法动弹。“我只能听到人们的哭喊,这个夜晚太恐怖了。”

在人们四散奔逃时,社交媒体上再次出现了一场“#PorteOuverteNice”(法语:为尼斯开门)运动:公众在网上贴出住址,庇护那些尚未逃离危险的人。各处餐厅、旅店已成为治疗伤者的医院和暂时的避难所。

这场运动发起于去年11月巴黎,当时球场、剧院、街头枪声依次响起,153人丧生。

发起人Sylvain Lapoix是巴黎的一名记者,他在Twitter上说:“为需要的人打开大门,标记您的地理位置,加上#为尼斯开门,列出安全的地方吧。”

事实上,法国的紧急状态是从巴黎遭遇后开始的。刚举办过欧洲杯,在尼斯袭击开始前几个小时,法国刚宣布要在7月底取消紧急状态。而现在,这个期限又延长了三个月。

在这场“尼斯史上最惨烈的悲剧中”,巴黎市长Anne Hidalgo代表全体巴黎人支持尼斯:“我们的城市是团结的。”

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当晚的电视讲话中说:“我们无法否认这是一场,将采取一切我们能做的,去对抗。”

去年2月4日,“国”公布一段视频,扬言要对法国发起新的。“杀死更多的法国人”。

从《查理周刊》总部发生枪击,到这次恐袭,一年半内,法国共遭遇了6次恐袭。其中,《查理周刊》的、11月13日的巴黎系列,国均宣称对袭击负责。目前,尚没有组织为尼斯恐袭负责,但极端组织国(IS)的一些拥护者在社交网络欢呼胜利。

当埃及人Nader Shafei看到卡车冲向人群,还撞到多人时,他跑到车前,向司机招手并高喊:“停车,车下有个小女孩”。

他起初觉得只是一场事故。“然后我看到他掏出一支洛洛克手枪,意识到情况不对。”

卡车司机驾车在英国人漫步大道上行驶了2公里后,被击毙。这辆用于袭击的白色卡车是租来的,警方在车上发现一些武器,包括无效的手榴弹和几支假枪。

“我在中东习惯了这种场面,但从未距现场如此之近。”Shafei告诉朋友:“我们不能为逃避中东的跑到欧洲了。中东发生的,现在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。”

周五上午,从公寓目击了全过程的Pierre Roux走出公寓,在一个无人认领的尸体旁点了支蜡烛。在他对着尸体祈祷的时候,警察正实施。

唐璐回到宾馆后,几乎一夜无眠,她开始抢去巴黎的火车票。昨天下午两时,她和丈夫离开尼斯,并买了回家的机票。

郑晓已在欧洲定居四年,也对法国治安早有心理准备,但仍觉得后怕。昨晚,她搭飞机前往布达佩斯。“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很难体会到那种大规模的恐慌。”

余熠逃亡到朋友家待了一夜。第二天15日早上7时30分,尼斯的街道恢复了平静,她拿出手机拍了张街景。

“挺好的地方,阳光沙滩。”余熠有些低落,她准备收拾行李,回到巴黎。记者 唐爱琳 杨静茹 程媛媛 王煜 实习生 宋佳 付子洋 蒋鹏峰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